小时候,祖母曾带着我们去过一片树林,她指着开满白花的小径对我们说:

“我的母亲、父亲、兄弟姐妹,他们都从这里去往了新的家园。总有一天我也要去,你们也会去。”

一脸傻相的妹妹耷拉着耳朵问祖母:“那是什么时候呀?”

“时间到了,你们自然会明白。”

然而妹妹的注意力早被蝴蝶勾走,撞上树杆表演了一个四脚朝天。

 

 

噗,那家伙……

从小就那么冒冒失失啊,真是放心不下来。

 

一想到妹妹的事,疼痛顿时减了几分。

真希望时间能够走的慢一点,不,最好永远停滞,那样傻丫头就能一直屁颠屁颠的跟在我身后了。

哼,自私透顶。

 

 

突然眼前一黑,我感觉自己狠狠的摔在了地上。

不妙,太不妙了!得赶紧站起来,但是好困啊……总觉得脸上还在往外噗噗冒血,不管是疼痛还是嗡嗡作响的脑袋都令我烦躁不已。

祖母……在那之后没多久就和家族成员一一道别,独自走进了树林。

她和我说,我们会在很久很久,很久很久之后再会的。可我总觉得,这个日程得提前了。

会不会挨骂。

 

 

悉悉索索,窸窸窣窣,还有讨厌的味道。

睁开眼一看,果不其然是鬣狗。这些家伙真的非常讨厌,吃相难看还斯毫不讲礼仪,最重要的还是他们居然从拉屎的地方开始攻击,卑鄙!呕……

不管怎么样,先站起来,不能让鬣狗趁虚而入。

 

哎哟,这腿儿抖的跟刚落地的傻丫头似得。

嘿,她可能蹦跶了,抢着要喝水结果一头栽进池子里就剩两条腿在外面扑棱。有时候还会学着羚羊走路,然后被自己绊倒。

“噗”

哎呀,没忍住笑出声了。一想到开心的事情,身体也变得轻松许多。

抱歉呀祖母,邀约得往后挪一挪了。

 

“你傻了啊?”

是刚才那只鬣狗,她一脸困惑的紧跟在周围。

哼,我才懒得理你呢,赶紧回家去。

不过说来奇怪,鬣狗通常都是成群出动,周围好像除了她以外没有别的鬣狗了。是想独吞食物吗?啧,自私自利!

但是,好像我也没资格指责她,毕竟藏食物这事我也干过。

咳……羞愧。

 

一路走走停停,鬣狗始终和我保持着距离,没有更多的举动。

虽然不知道她在想什么,但是对于我来说太棒了!有鬣狗在,其他家伙也不敢轻易靠近。

“你不疼吗?”

废话,当然疼啊。把你脸削掉一块你不疼吗,真是的,问的什么问题。

“你说那些奇怪的猴子干嘛要拔你牙?”

“我怎么知道!”

啧,那时候感觉突然被什么扎了一下,然后腿软到不能被控制,接着就看到一群细长的猴子走了过来,朝着我脸上就是使劲砸。疼的我跳起来,当然跳起来这个是夸张描述,但是我确实弹起了鼻子用尽全力把他们给推开,然后赶紧跑路。那时候可要老命了,腿就是使不上劲,也不知道我是怎么逃出来的。

到底是什么原因他们要这样攻击我,世仇吗?好像听家族里聊天说起过,有很多同伴都是被这些细长的猴子杀死的,场面非常惨烈,还不如被鬣狗吃了呢。

 

“你不吃我吗?”

“吃啊,我正在想是从屁股还是从肚皮开始,或者直接从脸上已经开口的地方开始啃吧,毕竟你皮太厚了难下嘴。”

“……”

行吧,我干嘛要跟她说话。还是想想我的傻丫头治愈一下身心。

 

“你在想啥,之前也是这样笑的怪恶心的。”

我现在要是有足够的力气,不,平日半份的力气一定让她体验一下飞行的快乐。

“妹妹”哼,你们鬣狗那么感情淡薄,没办法理解这种羁绊吧。

“噢,我也有一群弟弟妹妹,傻里傻气的挺可爱。不过现在都长大了,整天窜我头上看着就来气,要是能一直保持小时候那样多好。”

咦?

“怎么,你看起来十分惊讶?嘛,我们鬣狗虽然在外名声不太好,但是整个族群都是非常团结的,跟你们类似,才是生存方式不一样罢了。”

“这……确实有点意外,毕竟平日里见到听到的都是你们冷淡、残酷的一面。”看来浅薄的我还有很多需要学习。

 

我们聊着各自的兄弟姐妹走了一路,没想到居然会和一只鬣狗有聊不完的话题,突然觉得时间变得好短好短。

眼前的岔路口,往左是有傻丫头的家,往右是新的家园。

我犹豫了起来,因为祖母说的‘到时候了自然会明白’那种无法描述的感觉正在全身蔓延。眺望远方,仿佛看到了亲切的身影,还有悦耳的嬉闹声。一切近在咫尺,一切又遥不可及。

“嗯?你傻了啊?你家在这边。”鬣狗又是一脸困惑的瞅着我。

“我要去另外一个家。”

“你们真有意思诶。”她一边说一边迈着小碎步跟了上来。“之前也有一头象跟你说了一样的话,不过他比你惨多了,两边都被削掉。”

“他最后怎么样了?”

“走到半路就再也站不起来了,也不知道其他兄弟姐妹从哪里冒出来的,一拥而上直接拆的四分五裂,而且内脏太大炸了我一脸。”

哇啊……真不想听到后半段。

“那看来我得撑到最后才行,不准偷袭我啊!”

“嘻嘻,要偷袭的话你早成残渣了。”

呃……说的也是,所以她跟着我一路走过来到底是为了什么?算了,这些都不重要。

 

一抬头,眼前是那条开满白花的小径。那么快?我记得这路挺远的嘛……

怎么办,还是有点舍不得诶,感觉我可以和她聊上三天三夜。

 

“怎么,到了吗?”

“嗯……”

“噢,我还以为会更远一点呢。那么要告别了吗?”

“替我向你的兄弟姐妹们问好。”

“如果他们没有被狮子吃掉的话,我会的。”

“噗……”不得不承认,她虽然是只鬣狗但是很有趣。

“那你还要吃我吗?”

她沉默片刻,撂下一句‘不饿’便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 

 

啊……

再见了,朋友。


 
评论

© 行距-1 | Powered by LOFTER